螺纹钢:半年已过了 需求知多少
更新时间: 2019-07-17

  回顾年初走势,市场普遍对于今年的建筑需求预期是悲观的,主要逻辑就是产量增幅大于需求增量(甚至可能出现减量),叠加宏观层面的不确定因素,故由此判定今年上半年钢材价格可能要出现新一轮的下跌,即C浪大跌走势。然而,从我们去年底测算的结果来看,今年的建筑需求依然有延续性,至少上半年没问题。市场运行至今,当初市场普遍看空逻辑已经被证伪,实际需求与我们测算的方向大体一致!

  5月份房地产数据公布之后,尤其是土地购置面积大幅下降以及新开工面积增速出现拐点,市场部分观点再次担忧下半年的需求会大幅转弱,由此判定钢价少不了一波大幅下跌。从逻辑角度来看,结合国家对房地产企业开发投资的收紧,似乎是可以得出这么一个初步的结论,但这个结论更多还是有些偏主观定性的判断。因为钢材价格的走势是由诸多如供需、宏观等层面的因素叠加而形成的,仅仅从房地产可能走弱(况且还只是新开工增速下降,而非绝对值的下降)的角度来分析,似乎有些偏颇。

  那么该如何评估下半年的建筑用钢需求呢?房地产行业用钢需求是否会出现坍塌或大幅下滑么?

  我们知道,建筑行业的用钢需求主要集中于房地产和基建两大行业,我们在前两篇文章中定性分析了下半年房地产行业以及基建行业的用钢需求变化情况,总体评估的结果是三季度的地产需求仍有一定延续性,四季度可能会逐步转弱。所以,后面建筑行业的用钢需求强度就依赖于基建能否发力!现在,我们将通过定量计算的方法测算2019年下半年的螺纹需求量(包含房地产和基建)。

  按照用钢需求测算的评估模型,房屋总耗钢量包含城镇房屋耗钢、农村房屋耗钢、土木工程建筑业耗钢总量,即同时考虑了城市和农村的房屋主体建设用钢以及房地产建设过程中的土木工程耗钢情况。其中,城镇房屋耗钢主要由房屋竣工面积、施工面积、新开工面积、施工周期等数据换算得到;农村房屋耗钢主要由乡村人口、人均住房面积、乡村人口混凝土房屋比例等数据测算得到;而土木工程建筑业耗钢主要由线路管道设备安装面积、线路管道设备安装单位耗钢等数据测算得到。

  回顾过去15年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2009-2014年为房地产行业耗钢量峰值阶段。分结构来看,房地产耗钢占行业总耗钢的82%,而土木工程耗钢占18%。房地产耗钢方面,城镇房屋耗钢量为主要构成,且其占比也随着城镇化的发展进一步提高,2018年的占比达95.5%,而农村房屋耗钢仅占4.5%。土木工程耗钢方面,线路管道设备安装耗钢总量占比逐步下降,而城市管道建设耗钢总量占比逐步增加,2018年的占比分别达61%和25%。

  图12009-2014年为近十年来的房地产行业总耗钢量峰值阶段,其中,房地产耗钢(2019年)占行业总耗钢的85%

  2015年之后的房地产耗钢量的下降主要在于房地产耗钢面积的下降,其中,新开工面积阶段性的快速下滑是主要因素。2015年的房地产企业库存高企、资金成本高等因素导致房地产企业的资金链紧张,新开工面积受到资金的制约明显下滑。随后,房地产相关政策逐步松绑,房地产开发企业也加快了库存去化速度。资金方面,2015年当年央行共进行了5次降息,央行的五年期以上商业贷款基准利率,从2014年初的6.15%一路下调至4.9%,降幅高达20.33%;此外,首付比例政策也是降至首套房二成、二套房公积金贷款二成;契税的不断调整下降、二手房营业税下降等政策频繁出台,降低购房成本,推动需求入市,对房地产市场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除此之外,竣工面积的下滑也导致耗钢面积自2015年后趋势下降。从图中可以看出,新开工面积(本文采用12月均值)于2015年末回升,而竣工面积并未同步增长,甚至在17年年中之后持续下降。其中,2015年末的竣工面积下滑主要在于前期房地产企业资金紧张,导致拿地量下滑和新开工的减缓。而17年年中之后的竣工则主要受到金融去杠杆的影响,导致房地产企业的传统融资渠道收窄,资金成本持续上升,融资环境逆向转变明显,故通过加快新开工以达到期房预售回笼资金的目的,竣工的时间周期明显拉长。

  图32011-2013年期间为房地产耗钢面积高峰期,之后出现较为明显的回落

  备注:上图单月面积中的新开工、竣工、施工面积均采用12个月的均值。数据来源:统计局,熵研咨询

  首先,我们先通过模型测算下2019年全年房地产行业的用钢情况,假设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增速为5.6%、房屋竣工面积同比增速为-9.4%、房屋施工面积同比增速为5.5%、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速为5%,由此推算的2019年房地产行行业用钢3.17亿吨,较18年增加1185万吨。分项来看:1、房屋建设耗钢增加1682万吨到2.68亿吨。其中,城镇房屋耗钢量在施工面积和新开工面积上升的基础上有所增加,而农村房屋耗钢量在新增混凝土面积下降的基础上有所减少。2、土木工程部分耗钢减少496.8万吨达4876万吨。具体看来,竣工面积的下降导致建筑安装业耗钢总量减少,线路管道设备安装面积的下降导致线路管道设备安装耗钢量减少,而新增管道总长度的减少导致城市管道建设耗钢总量减少。

  其次,我们要评估出上半年和下半年用钢强度的关系。这里可通过对房地产竣工面积、施工面积和新开工面积三项数据,以及房屋施工周期数据来推算出每个时间段的耗钢面积,由此再推算出对应时间段的用钢量。特别注意,以下耗钢面积并非简单对应耗钢量的多少,因为上半年的耗钢面积仍然会延续到下半部用钢,甚至到明年,因为这有个房屋施工周期的问题。

  从推算的数据来看,2019年房地产行业上半年用钢1.53亿吨,同比增加809万吨,下半年预计用钢1.64亿吨,同比增加376万吨。由此可见,下半年用钢强度相对于上半年有所减弱,但是仍然是正增长,绝非坍塌式下降。

  基建总耗钢量主要包含道路建设耗钢、铁路建设耗钢、轨道交通耗钢、管道输油耗钢、桥梁建设耗钢、港口泊位耗钢。其中,道路建设耗钢包含城市道路建设耗钢和非城市道路建设耗钢,均由相关里程数、单位里程耗钢量得到;铁路建设耗钢包含普铁建设耗钢量、高铁建设耗钢量、铁路客车耗钢量、铁路货车耗钢量、铁路机车耗钢量、铁轨用钢和铁路隧道用钢量,均由相关里程数、单位里程耗钢量得到;轨道交通耗钢、管道输油耗钢分别由轨道交通里程数、轨道交通单位耗钢量和管道输油里程数、管道单位耗钢量得到;桥梁建设耗钢由年度新增桥梁长度、桥梁单位耗钢量得到;港口泊位耗钢量由沿海主要港口码头泊位数、内河港口泊位数、港口泊位单位耗钢量得到。

  2014年为近几年的基建用钢峰值,铁路建设耗钢的大幅增加为2014年基建用钢明显上升的主要原因。从基建用钢和房地产用钢增速的关系来看,当房地产用钢增速明显下行或处于绝对低位时,基建用钢增速会有所上升。分结构看,道路和铁路建设耗钢是往年基建用钢的主要组成部分。具体看来,2014年的基建用钢量为1.02亿吨,为2007年-2018年的用钢峰值。而2014年的铁路建设耗钢量达到3553万吨,同比增长144%,主要在于高铁里程由13年的1.1亿公里大幅增加至1.8亿公里。因此,铁路建设耗钢的增加为2014年基建用钢明显上升的主要原因。

  预计2019年的基建用钢量同比明显增加,而道路和铁路耗钢的增加为2019年基建用钢明显上升的主要原因。这与国家的政策导向相一致,《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指出,对于专项债券支持、符合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具有较大示范带动效应的重大项目,主要是国家重点支持的铁路、国家高速公路和支持推进国家重大战略的地方高速公路、供电、供气项目,在评估项目收益偿还专项债券本息后专项收入具备融资条件的,允许将部分专项债券作为一定比例的项目资本金,但不得超越项目收益实际水平过度融资。根据我们的测算结果显示,2019年的基建用钢将较18年增加406万吨达到8829万吨。

  对于基建行业,由于年初市场预期房地产行业用钢需求下降,因此寄希望于基建投资能够上来带动建筑用钢需求往上。然而,从1-5月份的基建数据来看,数据并不靓丽,广义基建累积投资5.7万亿元,同比增2.6%,狭义基建累积投资4.8万亿,同比增4.0%。

  5月基建投资数据走弱,主要受两方面因素影响:1)短期中小银行等受个别风险事件影响致融资成本上升、流动性承压;2)地方政府投资行为被进一步规范,预算内项目落地则受资本金约束、贷款约束影响。总体来看,5月基建投资数据预期外放缓,凸显近期政策转向必要性。之后,《专项债通知》文件层级高,由中办国办印发并强调“经中央领导同志同意”,表明决策层对于基建投资“逆周期”调节重视程度依旧;也预示着若后续数据持续走弱,或有更大的政策支持力度。由此,我们可以看到6月规模地方债放量发行8995.51亿元,同比增加68.35%,而1-5月份地方债规模仅有14882亿元,6月单月就净增60.4%,幅度非常大。

  从具体的项目统计数据来看,预计2019年公布了32个公路项目,合计3464.08公里;高铁项目38个,其中28个确认在2019年在建或新建项目,合计里程7556.529公里(38个项目合计10832公里)。对于这个数据或许不敏感,那我们来看下2018年的数据:全年完成铁路投资8028亿元,其中国家铁路完成7603亿元;投产新线年确保投产新线公里,实际投产长度预计会超过年初预计值(前面已知的高铁项目就有7556公里)。以京沪高铁为例,每公里耗钢量在3800-3900吨的水平,非高铁项目的耗钢量也达到400-500吨/公里的水平,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桥梁里程占比较大。

  我们预计2019年基建投资额增速为6.5%左右,对应的耗钢量为8829万吨(和2014年相近),同比增加406万吨;但是,上半年耗钢增量为69万吨,下半年增量为337万吨,即下半年基建用钢需求在资金面好转的情况下预计会有明显增加。

  综合房地产行业和基建行业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来,2019年建筑行业的用钢需求量同比去年还是有较为明显的增加,全年增量预计在1590万吨的水平,年同比增加4.1%,并非年初市场所预期的需求可能会下降。

  分上、下半年来看,上半年建筑行业用钢量为19070万吨,同比增加877万吨;下半年建筑行业用钢量为21489万吨,同比增加713万吨,环比上半年增加2419万吨。由此可见,虽然下半年房地产行业用钢需求强度有所下降,但是由于基建有所发力,因此增量下降幅度很有限,看不到需求明显坍塌的迹象。

  1、房地产开发资金面收紧,可能反而会迫使企业加快开发周期,加速资金回笼。目前个别市场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如果这种情况普遍存在的话,那么在三季度房地产行业用钢需求存在集中释放的可能;

  2、梅雨天气对需求压制明显。今年梅雨季节时间比较长且雨量较大,对下游工地需求的释放有明显压制,就算是装配式建筑,露天场地施工也受到影响。梅雨季节过去后,压制的需求有快速释放的预期。

  3、环保限产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影响因素,今年70周年国庆,因此个别城市在8月底之后将会限制工地施工,反推过来就是,在8月底之前工地必然会有赶工需求,这也会迫使需求释放提前。

  4、理性客观的理解当下库存累积。按照过去几年的累库走势来看,今年累库速度的确有些偏高,但是也要考虑当下的累库除了需求淡季因素之外,还有大量的期现套利资源存在。其中,某些城市的库存中有近1/3左右都是期现资源,这种资源一般没有不会流通,除非期现套利获利。就目前来看,期现套利获利可能还需要时间,暂时看不到明显的驱动。

  综上所述,通过对房地产和基建行业相关数据和政策的梳理,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2019年建筑行业用钢需求同比增加1590万吨,上半年房地产行业用钢增量占比较大,基建用钢需求持平为主,但下半年基建用钢需求将再次发力,基本可弥补房地产用钢需求同比增量的下滑。故总体而言,对于下半年的建筑行业用钢需求不宜看空,应该还有阶段性的亮点可寻。

  2、虽然下半年需求增量环比上半年有所减弱,但是从需求释放的节奏来看,8月底之前应该存在一波需求集中释放的过程,届时对期现货价格可能会有较为积极的影响,可重点关注。单双四肖期期准